2009年1月4日

Hotel

Hotel

一直都很喜歡住飯店的,每次一踏進飯店,就會有一種我如果不開心的大笑,我就會對不起這家飯店的使命感。

可是,在看完「愛情,不用翻譯(Lost in Translation)」以後,忽然覺得,Hotel 真寂寞。

特別是住個一陣子的商務人士。

裡面塞滿了,對工作的適應、對異地的陌生、對語言不通的不安、對自我放縱的壓抑。呦,反正就是,很寂寞的一個黑盒子。


說話

大概是,當自己覺得跟其他人都不一樣的時候,就寂寞了起來。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很斷裂。

當他想說話的時候,就讓他說完阿。不要急著否定他、不要急著勸他、不要給他太多道理。畢竟,能放心的說話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說真的,能說屁話的人,代表他很放心,不是嗎?

只要能放心,唱歌跳舞說話寫字,都不是問題。


總之

今天我有很大的衝動想說話,可是我不知道要跟誰說。

然後我豁出去了,所以我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