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9日

口白。人生


當哈洛咬下一口巴伐利亞甜餅的時候,他終於覺得應該沒事了。有時候當我們迷失在恐懼與絕望中,一次又一次,持續不斷,在絕望及悲情之中,我們可以謝謝上帝賜與的巴伐利亞甜餅。

在身邊找不到餅乾時,幸運的,我們還能從身邊熟悉的手中得到安心、或是友善及愛的表示,或是隱約的鼓勵,或是愛的擁抱,或是安慰的奉獻, 更別說是醫院的輪床,還有游泳鼻塞,還有丹尼奶酥,還有輕聲細語的秘密,還有芬德同溫層吉他,也許偶爾讀一本小說。

我們必須記得全部的這些,微小差別、異常、微妙之處,這些我們認為只是來點綴生活,其實有更大更崇高的存在原因。它們是來拯救我們的,我知道這個點子有點奇怪,但同時我也知道它是真的。總之,手錶拯救了哈洛克里。

~摘自電影《口白人生》之 口白

上帝應該是我這本書的作者,所以他知道了我今天心情低落暴躁易怒而安排我走進了租片店,拿下了明明午夜一點(就是現在)就在HBO播映的「口白人生」回家看。

上面這段話隱隱約約的給了我一些勇氣。雖然我還是害怕的。

改變吧,既然我這麼怕死的話,那麼態度也要跟著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