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5日

沒有營養的對話



「哪天你去種米賣蓮霧,我一點都不會驚訝。我會下第一筆訂單。」

『XD』

「乾脆我去好了,種蓮霧就可以都不用講話了,哭了也不會有人知道。」


『蓮霧要跟他說話才會長的好。甜在心饅頭。而且蓮霧農藥很多,因為很會長蟲,蓮霧農當久了,還會變成成龍。』

「那我種地瓜好了,平常還可以摘地瓜葉來吃。好愛吃地瓜葉。阿媽都說那是餵豬吃的,我竟然可以吃得這麼開心,所以,我=豬。」

『幹,我覺得我們的對話很沒營養』

「會嗎?這大概是我覺得我最有營養的話了。nutrition。」

『不要因為你說地瓜葉,就覺得很有營養』

「碼的不要隔離愛吃地瓜葉的朋友!」

『心情不好的人,給對方講著消極的話,好像拿刀割自己,對方會比較開心一樣。我覺得你還在心情不好。然後你講著那些你要去種蓮霧的話。』

「我一直在想,我的命定到底是什麼。上帝要我這個人,為這個世界做什麼」

『有命定嗎?』

「我相信有。每個人一定有一些 價值吧。獨一無二的,類似專長,但有一些獨一無二的意義」

『我要很努力的強迫自己,才有辦法去試著相信。』

「那你可以不要相信」

『那我想要去死,沒有價值那活著要幹麻」

「是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如果再把時間軸加進來的話。就像這一刻我覺得我可能不太適合在這個圈子裡,但我想也許轉去賣蓮霧可以TRY看看。」

『問題在於,我覺得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問題在於,我覺得現在沒有,以後也還是可能會有」

『那很好啊』

「但你還是可以堅持你想的,只是你如果死了我可能會蠻難過的,如果你死了拜託你來托夢,跟我說一下,但不用讓我看到。拜託了。.....我媽,在拜我阿姨的時候,也是這樣說的。」

『去年夏天的阿姨嗎?』

「恩。我有夢到她開車想帶我出去玩,但沒帶到。我在對街。舅媽說還好沒有,她說這樣很不吉利。我聽了有點難過,那是一種 永遠都很遠 的感覺。所以你不要死」

『我今天在想,我寫的劇本好像太遠了,是不是該寫些 這些東西,好像比較深刻、比較像人。』

「有感覺,就寫呀,這些應該在你的腦子裡很久了。所以你不要死(一直置入)」

『幹 ,你乾脆把這句話放到蓮霧裏面』

「可以用針打進去」

『來寫一個蓮霧農的故事』

「恩,他把他的秘密混成汁,用針打進蓮霧裡,然後吃到這個蓮霧的人,就會忽然知道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蓮霧農覺得自己很沒道德,但是知道秘密的人其實覺得還好。秘密的價值好像就是這樣。我有痔瘡,死都不想講出口,但講給別人聽,別人卻覺得"靠,這哪有什麼"。」

『然後,秘密被吃到之後,蓮霧農就釋懷了』

「對,痔瘡被吃掉了。」

『所以蓮霧農越種越多,蓮霧也賣得越來越好,蓮霧農很開心,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他的秘密都已經被吃光了,發現它的記憶也開始漸漸消逝。所以他開始到處尋找被他賣出去的蓮霧,必須在 種蓮霧這件事情被消除掉之前,收回所有的蓮霧。有點像王牌冤家。」

「你可以找布萊德比特來演嗎」

『我偏要找成龍,最後成龍發現他多慮了。因為,關於蓮霧的記憶就在他鼻子上,因為嗅覺跟記憶是相通的,在大腦裡面XD』





這支劇本應該會得金球獎吧。或是,金糗獎。

(這篇只是記錄。大概是真的太沒營養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