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2日

王陽明。心即是理

今天傍晚,在台北某高中當實習國文老師的小龜來找我拿書,因為要推廣班上的閱讀風氣。於是我把書整理了一下,一起拿給她。

因為我們兩個算是在三角寒暑盃減重大賽的競爭對手,因此這次的見面也格外的充滿「意義」。特別是那天晚上我傳簡訊跟髒小龜說:「髒小龜,我,瘦兩公斤了。」

我知道,這,無疑是個嗆瞎的行為。

而髒小龜迅速的回覆給我:「幹!!!!!妳嗆瞎!!!!!!」之後,雖然她適逢生理期,但還是咬著牙去跑了12 圈操場!從這裡應該就看得出來競爭激烈的態勢。

一看到我,髒小龜就說:「ㄟ,妳也那個來喔,那我們去喝熱巧克力啦,我請客我請客。」

我:「不用啦,沒關係啦」

髒小龜:「沒關係阿,走啦,我有星巴克折價券阿!不用白不用!」

我:「沒關係啦,妳喝就好了啦」

髒小龜:「幹,黃逼撥!妳這麼認真幹嘛阿!妳真的這麼不想剪片喔!」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如此的堅持。

不純粹是為了剪片阿,我還蠻願意剪片的阿(但不能在髒小龜面前承認)。但就是一種,想證明給自己看的感覺,很想告訴自己「妳其實做得到,不要再找藉口了」。

藉口,絕對是減肥的天敵。


後來,還是跟髒小龜去了星巴克,到了櫃臺前,髒小龜耍賤招:

髒小龜:「ㄟ小姐,我們要一杯熱巧克力,一杯拿鐵。」

我:「熱巧克力誰喝阿?」

髒小龜:「妳阿!哈哈哈哈哈哈」

我:「小姐,做兩杯熱拿鐵就好」

髒小龜:「等一下,兩杯熱巧克力!」(這根本就是是自殺式的攻擊)

於是我們就在櫃臺前推擠了一下。星巴克小姐臉有點尷尬。

髒小龜:「好-----------小姐,請問,有低卡一點的選擇嗎?」

聽完她講這句話,我整個在店裡大笑!!!

小姐:「喔,好,妳們可以點拿鐵,我可以幫妳們換成零脂或低脂的牛奶,然後不用加糖。」

髒小龜:「可是不加糖很苦耶」

小姐:「其實牛奶本身就有甜味,不會太苦的喔。」(親切)

趁著髒小龜這個瘋子還在思考,我乾脆搶先點:「好,小姐,兩杯熱拿鐵加零脂的牛奶,不加糖。」

髒小龜火速補了一句:「對,要零脂的喔!!」

對看一眼,很好,我們和解了。



一邊喝著熱拿鐵,一邊聊著這陣子發生的事。聊到教育、聊到朋友的近況、聊到未來的規劃、聊到我們總是會一直重複聊的事。

聊到某朋友因為跟男友意見不合,但是又一直很心虛覺得自己不太對,可是也不贊同男友的意見,所以一直在掙扎也不敢說出來。

於是,聊到王陽明的「心即是理」的理論

髒小龜:「所以我就跟她說了王陽明的心即是理的理論,王陽明他主張『心即是理』,講白話點就是:只要妳心裡相信、接受,那就是一個道理了。道理不一定是遵循道德的,要先相信你相信的事的確也是一種『道理』,這樣面對跟你相違抗的道理,才可以不用心虛,不用覺得因為違反社會倫理就退縮,比較能用正面的態度去跟它溝通說服。」

,簡直就是,太受用了。

多少人其實在還沒說出來之前,就輸給了自己了?


總之,總之,我愛妳阿髒小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