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0日

But we're trash

因為,如果沒有意外,也許我這週末就會換手機,連電信公司都會換掉。想到簡訊匣裡的簡訊、電話簿裡的那些我好不容易KEY進去的朋友們,好像都要不見了,有點不捨。

於是,就一則一則看了起來。

這支手機的第一封簡訊,是泰屁告訴我:「我交新男人了。」原來這支手機紀錄著這麼重要的事情。第二封還是泰屁,她告訴我「我想要一直就這樣跟郝先生在一起。」

小椰子安慰我,跟我說蔣爆龍這個人就是嘴巴比較賤。

還有每年都會來簡訊拜年的老朋友,一年也許就這麼一次,但是總是會莫名的期待再收到,至少相信這份友誼還在。

小龜說小可愛跟她吵架。2008年6月7日,我的抹片報告正常,讓我鬆了口氣。

還有阿姨過世那段時間,好朋友們傳來的打氣簡訊,北上的高鐵上,小椰子跟蔣爆龍傳簡訊叫我好好的大哭一場。現在想到這些,還是在電腦前哭了。

還有很多很多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

翻完突然一陣惆悵。

手機一直換,人也是。

總會有一些人,曾經這麼熟悉的,但最後還是走遠了;

總有那麼一些人,曾經寄託著希望、交換著夢想的,但他們也毫不留情的離開了;

謝謝上帝,還是有一些人,總是一直陪伴著我,未曾離開。



忽然很思念,這簡訊匣裡的所有的人,不管你或妳們 留下的是什麼。


這支手機裡的最後一封簡訊不知道會是誰,總之希望不要是惆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