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3日

相親

我媽那天來了一個,這樣的電話。

火山媽:「妹妹阿,你十一月要不要回高雄,我幫你安排了一個男生相親。」

黃菲比:『喔喔~媽,妳可以不要用「相親」這兩個字嗎...妳可以說「介紹一個男生給我認識」阿。』

火山媽:「不是一樣嗎?」

黃菲比:『「相親」聽起來很像拉警報ㄟ,就是已經完蛋了、要嫁不出去的那種。』

火山媽:「哈哈哈哈哈哈哈」(總之,就是大笑的意思)

最後,她還是一直不斷的使用這兩個字,這兩個我沒想到會這麼快用在我身上的字。

對,說「聯誼」這種大學生的用語,都覺得好一點,你說是不是阿!

但anyway,我沒有想到我27歲的人生,已經被老媽這樣安排了。好吧,如果老媽安排的聯誼就叫「相親」,那我就接受這層定義。


在跟媽辯論到底要不要用相親兩個字的時候,忽然發現一種奇怪的矛盾。

我不是一直還蠻希望有一段穩定的感情嗎?但到了「被介紹」的時候,就會莫名其妙的有點渾身不對勁。

我到底是在為這社會偶爾有點奇怪的伴侶交往定義或價值觀抗議?還是在為我個人的身價抗議?

忽然不太知道了。




但接受安排,好像也是一種選擇,除了表達我對火山媽的指令的服從之外,起碼到時候五十歲還形單影隻的時候,火山媽不會氣得在旁邊說:「看吧,當年就叫妳參加那一場相親...妳要不是我女兒我才懶得管妳...」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