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1日

罰三杯

那天晚上,我、格格、丁丁、孫師影四個人去了一個異次元空間,那裡的人,每句話的語尾助詞都是「罰三杯!」

「遲到,罰三杯!」
「喝太慢,罰三杯!」
「你太帥,罰三杯!」
「唱得太好聽了,罰三杯!」
「你這樣怎麼可以呢,罰三杯!」

那是某客戶的離職歡送趴,我們一開始進來就被連灌了幾杯,孫師影開始跟我說她看不清楚點歌的電腦螢幕,只能用手指著念才可以辨識,然後她講話越來越大聲,看到鄭中基的歌就轉頭過來很大聲的說...

孫師影:「我上次演唱會阿!鄭中基的演唱會!張學友有來ㄟ!買鄭中基送張學友!你說划不划算!」

黃菲比:「孫師影,妳現在整個表現得很像喝醉的老人。」

孫師影:「哈哈,對阿!你不要撞我啦,我現在真的很晃,不要一直撞我!」

然後格格一直躲酒,撒撒嬌、拉拉咧假裝自己醉了(這就是高招!),但後來也是暈到只想靠著椅子睡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格格喝酒喝到想睡覺)

根據格格的說法,她本來還都很暈的,突然間忽然覺得裙子濕濕的,幹,熟睡中的孫師影吐了!!!

我在旁邊唱歌跳舞的,忽然也覺得腳掌上熱熱的,原來是....

空氣中瀰漫著消化過的大萬燒烤味,小剛一聲令下:「ㄟ大家,繼續裝嗨阿!裝嗨!」於是音樂又好像重新下了下去,大家分成兩個工作部隊:一個幫孫師影處理身上的衣物,一個繼續裝嗨。

好專業的分工阿~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吐的吐、倒的倒、跑廁所的跑廁所,只有我,因為一開始格格就先幫我說我今天是「伴唱帶」的角色,所以逃過了一劫,只喝了一點點,那杯酒後來是被孫師影搶去乾客戶了。


不過,也因為大家都太嗨了,唱歌的過程都非常的瘋狂,大家唱歌唱得很用力、屁股也搖得很用力、跳恰恰的、跳breaking的,根本就是跟在開演唱會一樣了。

因此我也人來瘋地,在無酒精的狀態下,整個表現得跟發酒瘋一樣。



一直覺得,我們這群人去KTV已經是很瘋狂的了,直到那天去了這個異次元空間,才覺得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