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8日

男人味

我的耳洞,正式的宣告失敗。

我取下ㄍ一ㄥ了一陣子的銀針耳環,發現其實我的耳洞一直沒有真正的痊癒(耳洞畢竟是個傷口itself),與其讓它這麼痛苦,我決定結束掉它了。

還好,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一樣的受害者發明了夾式的耳環....

拿下耳環的時候,忽然覺得「媽應該很開心吧,知道我下輩子又可以繼續當男人了。」當初就是不顧家庭失和,我跑去穿了耳洞(類似:為下輩子「自宮」的邏輯),現在我自己結束掉它了,她應該很很開心她的女兒下輩子會是個男的。



巧合的是,昨天晚上,我們去歡慶凱輪生日,結果赫然想起家裡瓦斯已經沒有了,半夜三更,我跟Kiwi都不想要洗冷水澡,於是我們約了去不遠的王丁丁家借浴室。

我跟Kiwi很堅持的說:「我們一定要帶自己的沐浴乳和洗髮精。」
當時凱輪還不解的問:『為什麼?你們這樣很壞ㄟ~』
我語重心長的解釋說:(我承認用這麼多字是為了讓這句跟前面兩句一樣長)

「不是,是因為借男生的沐浴乳,會有男人味,我都已經這麼MAN了...」

於是,我們的確帶了自己的盥洗產品過去。

但洗完澡的時候,我習慣要拍一點化妝水,否則皮膚會乾掉,於是就忽然瞥見王丁丁洗手台上的---彥祖牌化妝水。

對阿,就是那個很帥的、帥到無懈可擊的吳彥祖。然後我就用了。

但我一拍上臉,我就後悔了。因為那味道,就是-----標準的男人味!很MAN的、無懈可擊的那種!



再加上今天拔掉了耳針....我是不是注定就是要這樣MAN阿?

但當我越想當個女生,我的行為舉止外型樣貌就越無法變成一個女生。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就是了。

不過說穿了,女生是什麼樣阿?也不是這麼固定的type吧我想。


這樣說起來,我好過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