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0日

政大體育室的午後


很久沒在台北的公車上看到類似的東西了。(中間那字還是錯字,GOD在公車上寫字的第一原則就是:要寫錯字!)

我常在想,如果我真的打給這位同學/先生/小姐,他/她會不會已經很習慣接到來自公車上無聊乘客的電話了?

我曾經想過把我自己的電話留在椅子上,想試試看會打來的人到底都是什麼樣的人。



今天我去了政大,坐了很久沒坐的236,經過了長長的興隆路,回味了很久沒有回味的那條熱鬧的小街。

我跟豬木(香蕉, too)學弟在政大體育室裡,聊了關於對附中的回憶與想法一個下午。

我最大的感觸是,未來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機會。他要好好唸書,即使不是最頂尖的,也請讓他有很多參與活動、和發現自己專長興趣的機會。這也許是他找尋自己的定位的方式,也是更瞭解自己的開始吧。


跟豬木聊了很多關於他這幾年經歷的事情和心情,講他對於社會的一些期待,他口氣很緩慢、很木訥,但僅止於口氣,因為他眼睛超亮、講的話也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我總覺得今天我也應該帶DV去把過程拍下來的。

想改變什麼、想讓一個地方更好--不知道為什麼,那種動力好像提醒了我些什麼。

另外,這幾週來,一直覺得「假日就是應該要在家完全放空、休息」的我,今天終於證明了,我還是需要一些刺激才能達到真正的休息的。唯有這樣腦袋才能真的 reset。



謝謝你,豬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