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8日

【筆記】邊境漂流的紀錄

讀《邊境漂流--我們在泰緬邊境2000天》,每一句都有感覺。

P.53 多種語言同時存在一個時空裡,其實就是代表了只需要一種最根本的溝通方式,那就是彼此的一個表情或動作,有意無意間,便已傳達最直接的訊息給對方。
▲泰緬邊境說的語言是啥我想我也不太清楚,她們甚至可能也不太會說英文。可是我想起之前長灘島上那群可愛的水上孩子,他們的動作和表情就好像在說話了。只要「願意」溝通,訊息其實好像也不是這麼難被傳達的呴。

P.53 穿什麼不用跟人家都一樣,這樣很像觀光客,但也不要太不一樣,因為那可能會變成街頭藝人。
哈哈哈哈哈,媽的畫面都出來了。但到底穿啥會像街頭藝人阿?好想看。


P.56 時時刻刻得提醒自己,文化沒有優劣好壞之分,有的只是差異不同罷了

P.56 如果總抱持著自己是來幫助對方的態度,一廂情願認為我給你的都是好的和對的,甚至因為停留時間有限,便依照習以為常的方式介入當地既有的生活形態,但事實上,卻對當地民情文化的理解根本就不夠透徹,且以高傲姿態指導當地人該怎麼做才好,那麼,不僅容易造成誤會和傷害,甚至給當地帶來負面衝擊而不自覺。畢竟,自己是帶著強烈主觀的外來者,這並不表示對方只能無條件接受我的一切。

這段讓我...感動。

這對人生來說何嘗不是如此?有時候我們都太急著給自己一個定位和功能了,也太急於看到在周遭環境裡的地位和回報。

我記得,這在我剛開始學習帶人的時候,也是會有同樣的感覺。內心有一種特有的優越感,覺得我「應該」要比對方強、厲害,而且「應該」要跟她們很熟、或是一廂情願的很瞭解她們。這些都需要時間和努力,但我總是想早點看到或假裝自己有這樣的視野了。

可惜視野這種事,是怎麼樣都無法假裝的。

文化的理解和涉入,也是充斥在人際關係中的阿....


P.58 到泰國前,多年好友銘帶著認真的語氣對我說:「你又要逃避了嗎?你實在不該以『追尋』來當作逃避的藉口」
幹,這跟我一直以來問自己的問題是一樣的。


P.60 如果不是很喜歡結識朋友,或者無法享受獨處時樂趣,老實說,在海外的生活或許是會苦悶些。但我覺得,針對如何結交好伙伴或怎麼和自己對話這些人生課題,無論是身處於倫敦、台北、美索或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城鎮,都得靠自己一個人努力去面對和處理。
    ▲這是我一直想跟自己說的話。每當我想逃避的時候....


    P.70 薄薄的一個紙本護照,卻讓我更清楚明瞭自己與它們之間距離的鴻溝。而我究竟是憑藉著什麼,擁有這跨越鴻溝的權力,又怎能彷彿若無其事,闖進她們的生活,然後,對他們說:很高興認識你,請你多保重。我一次又一次的難以啟齒。
    ▲越有感覺的,總是越不知道如何形容那感覺。...啞口無言了。



    (持續更新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