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2日

Nothing to Lose

這個連假,改變了很多事情。

01.

我換部落格了。

這是考慮了很久很久的事,旁人應該會覺得~幹,是有什麼芝麻綠豆大的事情要你考慮這麼久,但沒辦法,我甚至之前還弄了網路民意調查,詢問大家是否要更改部落格位置,在那次公投中也曾遭多人反對。

但是我心一橫還是換了。

很多事情,是「習慣」讓我們退縮了。考量到自己的習慣如何如何、考量到別人的習慣如何如何,所以不去改變,就好像可以讓很多事情「穩定」的發展下去。

內心那塊「想換」的位置越來越小,但是小到一個程度以後,就會發現他再也不萎縮了,才知道:其實我一直都想試試看。失敗了,至少知道為什麼失敗。


02.

這週末,跟高中同學廝混。

跟他們在一起的描述,就是要說廝混才有那個味道。

高師大附中成立30週年了,今年是30週年校慶。開放的校風一直讓我們引以為傲,但現今也面臨了一些掙扎和改變的時刻。關於升學率與校風自由度的討論,其實從我們那時就有了,我記得我撕榜單的時候,靠著吊車尾撕到附中的最後一張榜單時,高興的跳出教室,看到我媽一臉不爽又覺得應該釋懷的樣子,我就知道了。

但是似乎越演越烈?

總之,有個很有理想的學弟,他想拍一支紀錄片,記錄高師大附中這幾年來的轉變。他來電說要採訪幾位學長姐的想法,於是找到了我。

學弟高中時叫豬木(因為身材),現在叫香蕉(也是因為身材),從他來信表達用意和描述中可以感覺得到他對這個議題的高度熱情。

「學姐,這支紀錄片會在校慶的時候播,拍完這支紀錄片我還想在延伸拍台灣教育環境遇到的掙扎。」

喔喔~我真的很受不了這種充滿熱情的人,太讓人欣賞了。論辯這種事也許沒有標準答案,但願意找答案的態度,讓人整個都燒了起來。

很多的改變有時候只是擦槍走火,根本不在計畫之中,特別是一頭熱血的時候,有時候最後的結論往往與想像中的不同。學弟說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但是他想試試看。

能追求的開始好像就是一種改變呴。

想著一些計畫,想著一些過去沒做過的事,我想默默的將他一件一件完成,默默的期待擦槍走火的部分。


03.

小龜現在是一個高中的國文老師,她今天一路上一直問我,到底以前高中的時候對國文這個科目的感覺是什麼?

我說:「有點無聊、跟生活好像沒啥連結,只要背完考完,我隔天就會忘記的東西。」
小龜:「但是數學也是跟生活沒啥連結阿」
我說:「可是數學有一種解題的快感。」就像達文西密碼、或猜字謎那種。
小龜:「那你討厭孔子嗎?」
我說:「不會阿,他挺慈祥的。可是我對他說過的話,沒有感覺。我覺得一定要讓我知道這跟生活中的連結是什麼,我會比較自然而然想到他。」


小龜陷入深思。

小龜認真的臉,讓我想到:愛迪生發明電燈前,是不是也是這種表情阿?

每種發明前的沈思,就是一種偉大的態度耶。



P.S.所以我們動腦時便秘的臉,也都超偉大的阿!


【筆記】

錢德和喬伊在莫妮卡家品嚐果醬。喬伊最愛果醬了。

喬伊說:「嘿!錢德!為什麼我們家沒有這種好東西阿!」

錢德說:「因為孩子需要買新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