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9日

城市裡的記憶

01.

今天晚上又心血來潮的騎著我的小橘去兜風,果然太久沒有騎車,膝蓋沒多久就微微的刺痛著(巍巍的鍾山)。但還是硬ㄍㄧㄥ著騎到中正紀念堂一帶。

其實穿著白T+小短褲+球鞋的感覺非常熱血,好像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向前奔跑著。除了沸騰的體溫(大概是因為空氣也很沸騰,媽的超熱),我也帶著相機,即使只是騎車逛逛的行程也不能少了它。我想大概是因為,我越來越喜歡攝影了。能捕捉下一些什麼,把當下的感動帶回家,很好。


02.

在台北常常可以看到一些非常具有層次感的街道景色。大樓與大樓之間,還有兩棟大樓的側身微微的外露,這兩棟外露的大樓後面的遠方,還有幾棟大樓探著頭。一層一層的,你們知道你們住得好近好近。

今天到金華街口看到遠處有一個小小的頂樓陽台亮著燈。忽然我想起小學的時候,媽媽送我去學畫國畫,教室就是在頂樓。

那時候對於國畫沒什麼概念,只知道班上幾個功課好的學生都有去,我去一下好像也可以稍微突顯我的氣質喔...當然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當時暗戀班長阿,覺得去了好像也不錯。

大家學完後都排隊要到洗手台洗用具,小朋友們都喜歡打打鬧鬧的。但那時候跟大家都不熟,而且覺淂自己跟這些人的氣質好像真的不太一樣,所以大家很high的時候,我還是傻傻的做自己的事。

但有一次我有笑,好像就是我喜歡的班長他在洗畫具。後面的小朋友都在催他,說他洗得很慢。於是他就不疾不徐的轉頭跟後面的人說:「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幹,當下我真的在後面噗嗤笑出來。該說是他真的懂太多成語值得崇拜,還是我這個人真的從小就很挺自己喜歡的人呢?

沒想到我竟然在24歲的時候,在金華街口站在腳踏車旁想起這件事。我未免也記太久了吧。

03.

誰知道可以告訴我這個問題的答案嗎:....到底地球村美日語這個廣告女主角,是不是狗肉比狗汁更好喝的麻衣阿?這個問題我真的想很久了....

04.

這頂帽子原本是要送人的,但因故沒送出去,差點我就要上網把它拍賣掉、順便賺一筆了。

但,無奈,今天試戴了一下....ㄟ....我戴起來還不錯耶 (surprised,世界上竟然有我這般大頭可以戴的鴨舌帽)。GOD...難怪房間東西老是清不完阿,黃菲比你真的很沒骨氣....

不過,看著這頂帽子,忽然覺得人對於自己的生活所能感知到的成長,總是階段性的實現、也不停的無法回頭或改變。成長是一種化學變化。從幼稚到成熟,我們要經過太多,但這些「太多」當下其實不太能清楚的被陳述。只有在成長後「轉大人」的那瞬間,知道自己是大人了。然後心情莫名的沉重也莫名的欣慰。

感到欣慰的時候,同時,再也回不去那個曾經幼稚的自己了。

後面的人生...還要再轉幾次大人呢?我們都要有信心喔。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