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7日

離婚的原罪

01.

電話中,阿嬤感歎地跟我說:「現在變這樣齁....妳阿姨做錯事就要負責。」
我回應:「可是離婚這件事本身並沒有錯ㄟ...」

阿嬤好像沒聽清楚,她就擔心的說「對阿...離婚本身就...」後來她一個回神,發現我說的是「可是離婚這件事本身並沒有錯。」她嚇傻了,她問我說「沒有錯???」

我:「對阿...離婚這件事並沒有錯,也許後來阿姨的一些處理方式有點不恰當,但離婚這件事並沒有錯。」
阿嬤說:「怎麼會沒有錯,這樣最可憐的就是小朋友你知道不知道?」


我心裡想:我知道阿...我也是單親ㄟ阿嬤。只是如果爸跟媽相處在一起已經有嚴重的摩擦、沒有了共同努力的目標,那麼同在屋簷下的小孩子怎麼會幸福呢?

阿嬤聽了稍微有點讓步,她說「也對啦...」但還是嘆了口氣

02.

「離婚」這兩個字,在社會價值觀上,多半帶著負分。從我小時候可以自己在父親欄填上「離異」那刻起,就深刻地感覺到了。我沒有看不起自己,但週遭的人就是會對我多一分關愛。

在我表現好的時候,老師會覺得「婉茹是單親家庭的小孩,真難得。」當爸爸來求媽媽復合的時候,姑姑勸媽媽的說詞:「離婚阿,孩子在學校會被看不起。」父親的職業欄我永遠不知道要填什麼,後來知道可以填「離異」帶過的時候,心裡還蠻鬆一口氣的。

總之,儘管到了離婚率比我小時候要高出幾倍的現在,我想多半還是會有一點點的怪異評價,不管是來自自己的、還是家人的。

但很幸運的是,儘管這一路上發生過很多東奔西走的事,宛如婉茹演的連續劇一般,但這一路上因為感受得到媽媽這邊的家人對我的無盡的愛,因此還挺快樂的,不覺得自己少了太多什麼。雖然有時候在跟朋友說起「我爸長得超像艾偉」時,想要屌起來卻又不知道該屌些什麼的時候有些無奈,但是基本上我愛我媽、也愛我爸,也覺得可以這樣挺好。

因此,實在不覺得「離婚」是件壞事。如果生活中可以切除很多很多讓情感難過的因素,也許重新尋找新生活是不錯的選擇。

03.

上週日,婉婷被爸爸載回爸爸家了。在這之前她與媽媽說好:她會跟媽媽住,弟弟跟爸爸住,雖然婉婷不想跟弟弟分開,但是她還是想跟媽住。

爸爸來載弟弟那天,他叫婉婷也收拾收拾一起回去。當天其實她不想回去,但她一直打電話給媽媽,但媽媽都沒有接。後來她打給阿嬤,然後阿嬤打給我,說她也找不到阿姨。

我聽到阿嬤一直哭。

後來婉婷還是被載走了。阿姨後來也回電了,電話中身為媽媽的她也一直哭,之前一直認為小孩跟著爸爸會比較好的阿姨,還是潰堤了....

我想,那個找不到阿姨的下午,她是在逃避吧...想避開那一幕,分開那一幕。

04.

昨天婉婷哭著打給我,她說她不知道該跟爸爸住還是媽媽住,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知道怎麼跟爸爸說。

我告訴她,等妳想清楚了妳想跟誰住,聽清楚了妳心裡的聲音,也相信爸爸媽媽都是愛妳的,我就教妳怎麼跟爸爸說。

那一刻,忽然覺得,也許離婚會帶給孩子一些「原先」沒有預期到的痛苦,但它卻也意外的帶給孩子學習的機會。學習真誠面對家人、學習信任家人、學習獨立、學習抵抗寂寞與挫折

阿嬤常跟我說:「阿姨不該離婚的,再怎麼痛苦都要撐過去,為了孩子。」但現在,看婉婷越來越能找到自己要的東西,看子榮越來越獨立而且能表達對家人的愛,我想:與其罩在和樂融融、但一觸即破的汽球裡,不如早些面對。至少有更多時間學習怎麼面對。

對婉婷或子榮來說,也許這些反而是好事。

05.

親愛的婉婷、子榮,不知道你們還會不會來看我的網誌。不要覺得害羞,覺得臭逼撥表姐幹麻把這些家務事都PO出來。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離婚、或單親家庭的小孩有什麼好可恥的。

未來的你們,都會遇到比這個更大的挫折,回頭看看就會發現這些是小卡司(case)任何的難過和病痛,只要你願意面對都可以解決。

阿要記得,多去看看彼此,不要讓距離沖淡了你們的姊弟情阿。這是姐姐我至今最遺憾的事。

GOGO加油!  我愛你們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