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17日

老地方

這次回家拍了一些,關於「記憶」的照片。一路走著,從菜市場走回家的路變短了,但回憶卻一直不停的湧上來。我想最大的原因在於,有些老地方,不見了...

01.

  


陪考的時候我坐在教室裡面等婉婷,看到黑板上那些熟悉的文字,好像頓時把時間拉回到那個最討厭唸書的季節。ice cream...item...這些單字現在看起來都好簡單喔,以前為什麼考個單字就可以哀哀叫?

暑假的時候,最討厭輔導課。聽到學校被規劃為考場的時候總是會蠻興奮的,因為就有幾天的課可以停掉。但是也蠻厭煩的,因為被當成考場前我們要把抽屜清理乾淨,考試結束後還要撕掉桌角那張考生姓名的貼紙。但無論如何,可以放到假就已經很偷笑了,那些有的沒的硬著頭皮也會乖乖做完。

抽籤筒是我們又愛又恨的東西。老師會抽幾號幾號起來回答問題,這時候自己的簽有沒有被放在裡面、是不是所有人的籤都被放在裡面,就是非常重要的事了。起跑點要公平阿。但今天在這間教室裏的籤筒,我發現裡面的籤做得都比我們以前花俏很多。我只是在想,有老花眼的老師抽到籤的時候,到底看不看得清楚要叫幾號阿同學...

02.

 

關於左邊

這裡以前是一排一排的老房子,類似眷村。我記得以前放學回家不想走大馬路就會走巷子裡,穿來穿去,裡面還有賣ㄤ仔標和QQ果凍冰棒的小店。還有我媽很愛吃的粿仔條麵店,還有正統山東人開的饅頭豆漿店。靠近馬路那端有五甲名產--志明花生糖。今天因為跟家人去吃日本料理,走回家的時候赫然發現:這裡完完全全的被夷為平地。我跟媽媽都驚呼:到底我們有多久沒回來啦!! 因為...似乎有些地方再也找不回來了,有些地方則是慢慢在改變了...

我們不能這麼這麼霸道,因為思鄉而不准家鄉有所改變或成長,但面對這樣的「缺」--經歷與記憶上的缺--還是會有點失落的,畢竟我沒有跟它「一起」,而是只看到它改變的結果。

走回家的路上我拍了很多照片。我看到以前在路口.國小同班同學陳俊延他家的香腸店似乎還歷久不衰的存在著,但下午攤子沒有開放,少了烤香腸的味道;那家歷史悠久的青草茶店還在,以前店面就是以滿坑滿谷的青草做招牌阿,颱風天後連樹都來做招牌了;還有小時候阿嬤帶我去買菜,會叫我先在一家中藥店前面坐馬馬,然後她再回來帶我...

還好,這些都還在...

 

關於右邊

這是我家,在二樓。記得小時候家裡還沒改裝,我曾經在這陽台上被我舅舅以同樣角度拍過一張照,只是當時我是照片的主角。照片上的我很開心,因為我小時候跟阿嬤阿公住,其實沒有什麼小孩子陪我玩,所以只要有人按電鈴來訪,我都會超興奮的站上陽台去跟樓下的人打招呼。

這張照片現在以同樣的角度拍下來,陽台已經不在了,改成一片的玻璃。雖然不能在陽台上興奮,但我們還是會透過玻璃為來訪的客人或親戚的到來興奮著。

也許現在也進化成:每次我返鄉回到家前,按下電鈴後,第一個看到阿嬤的角度。

仰望二樓,這個景象,給我很大安全感和動力。就像是我的秘密基地,所有在外面的不快樂和負面的情緒,只要我站在門前抬頭一望,一切就會被淡忘。

老地方阿...有老地方就有默契,無論是跟人、事還是地。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