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1日

Learning Friday

今天是不尋常的星期五(unusual Friday)。

通常週五應該都是我們工作心情最悠閒的日子,但今天有兩場大會議--不是規模大,而是意義重大--因此心情上也不若往常。一場是客戶的專案活動檢討會,另一場是下半年業務計畫會議。我從前天晚上便開始有點焦慮,原因是:

  1. 上午要與客戶進行的檢討會,是要檢討一個不符合客戶期待的案例,簡單來說就是要去反省自己的會議,說什麼都是有點壓力的,也考驗著我們「說話」與「說服」的能力。
  2. 下午的業務計畫會議,是我升上主管後的第一場業務計畫會議。我沒有參與過,因此我承認所有的不安都是想像而來。但也許是因為第一次,其實心裡也很期待究竟可以在這個會議中學到什麼。

如何扭轉乾坤、被罵得少一點?

中午12點,所幸早上的結案會議順利結束了。我發現「檢討」這件事真的是一門藝術,「認錯」是要講求策略的。如果擺脫不了被罵的命運,要怎麼扭轉乾坤讓人家罵你罵得少一點、甚至站在你這邊相信你的失敗也是情勢所逼,再甚至對方也承認錯誤....是需要策略的!

就像執行長曉翠說的,她說她從小就被罵,所以在被罵之前她總是會想盡辦法做些什麼,好讓自己被罵的少一點。我想這應該是可以好好學起來的「能力」,但不是學習犯錯,而是學習在檢討會裡面如何再次扭轉情勢、搏得對方的信賴,特別是---現在對方正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客戶。

所以不能再死腦筋的把一貫的結案會議簡報1、2、3的講完,而是要先找出自己最棒的地方、或大環境因素(人為能力無法控制的因素),將價值感建立起來,降低「責備」的戰鬥氣氛,凸顯自己成功的地方。

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總都要像個作弊+嘴硬的小孩,死不認錯。我想這樣下來就算練就了八成「防止被罵」的功力,對下一次的活動大概還是一樣沒幫助吧。

今天很深刻的感覺是,雖然客戶和 agency 之間的互動,常常像是攻防戰一般,你來我往、針鋒相對,但是在檢討會時,反而應該站在客戶的角度思考自己不被滿意的地方。這樣可以瞭解客戶看專案的邏輯,也才能做出讓他滿意的回應。比如說,客戶可能也有對上的壓力?也會被老闆罵到臭頭?那麼跟他站在同一條船上,幫他找出可以向上解釋的理由,這有時候也是客戶很「人性」的需求,卻可以找到讓彼此解套的方式。

理想的話,也許建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之下,檢討會才能真的達到目的吧。

 

賺到多少錢固然重要,願景的建構更是關鍵

這樣或許抽象了點,但是卻是讓我覺得很感動的部分。(但不是說我不關心數字啦,華華大人與曉翠大人一定要相信我們)

我記得以前髒小龜告訴我,任何事情她都會用「願景」來看要做的選擇。比方說她希望3年後有一個男朋友、每天可以一起吃早餐、兩個人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然後她就會依照這樣的願景,去找出實現的辦法。換言之,我覺得「願景」並不像字面上這麼抽象,因為好的願景最後應該是可以被實現的。

業務計畫似乎也是一個規劃願景的東西。往後半年賺了多少錢固然重要,但這半年在長程發展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也很重要!因為我們一步一腳印,每一步都會影響下一步的走法。所以....幹,這也是我們這兩天熬夜的原因,規劃方向並不像我想像中簡單。

但為什麼困難?為什麼對我來說困難?我想是.....因為「自卑的黃菲比習慣懷疑自己的能力」。

我覺得今天被說到一個重點:只有在我們 strongly believe 「我們做得到」的時候,才可以大聲的把產品賣給客戶、才可以勇敢的告訴客戶:這就是我們的價值。所以當我在「這真的很像是在開玩笑」、「我真的可以嗎?」當中打轉的時候,其實願景已經越來越模糊了。因為連自己都不相信,以後怎麼說服客戶接受呢?

我真的要再勇敢、自信一點,才能找到我自己的願景。工作、感情、生活、健康,都是一樣的。

 

這是個不尋常的星期五,塞滿滿的腦袋有不尋常的疲累,但疲累的很充實也很開心,因為今天工作 learning 滿滿的裝在我腦子裡。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