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7日

酒量

01.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酒量變得很差。雖然也沒好過,但是是變得「很差很差」的程度,關於這當中的落差,我想問我以前偶爾還會幫忙她擋酒的Kiwi應該感覺得出來。

由於已經到了一罐思美諾或酷思樂就會讓我臉紅頭昏的狀況,這讓我有點擔心了。

02.

今天跟呂厭朋去吃飯,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也不是常聯絡,但每次跟呂厭朋碰面的我們就是可以像大學一樣的白癡、一樣的神經。話題也許不脫長大後要面臨的種種問題,但是就是可以敞開心胸把所有的話題都說一遍。
儘管每次我講完我的生活難題他就會一直潑我冷水,或是說些讓我覺得「我是不是真的很不長進」的安慰的話。他的專長一定不是安慰人,可是每次都要說自己是安慰人的專家,碼的。

今天一頓飯的時間,回顧了一些大學的秘辛,聊了我們各自都很納悶為何一直單身的原因,其中竟然還有很大一部份竟然是聊關於精采公關的種種。聊誰誰誰、誰誰 誰、或誰誰誰,還有過去辦公室曾經做過的一些有趣的事。呂厭朋記得每一個人的名字,記得每一個人坐在那裡,記得我曾經跟他說過的每個人的事蹟。

呂厭朋快要從我的大學同學變成我的同事了!我的媽阿!

呂厭朋,我誠摯的祝福你,一出國就可以交到女朋友(雖然你嘴硬的說不可能),也希望你一直都這樣開心、單純、把我當成好朋友中的好朋友。

當然,那個烤肉時堅持要把魚下巴烤好並貼心夾肉給別人吃的呂厭朋,永遠是我玩樂和聊心事的好咖!

03.

回到家,點燈看書。心裡有點不安。

門關上的那一刻,感覺來了。

有點失落的感覺。往前走的感覺。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