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羊奶片與大會操的時光 (二)

接續著那篇文章,我要來寫下集。


蟯蟲檢體

多虧上篇文章中有位網友ydusm的留言,我想起了這個令我又愛又恨的東西。

以前每學期至少都會來兩次,老師會發給我們一片塑膠紙,和一個紙袋。然後聯絡簿上就會有:「明天要交蟯蟲檢體」。「蟯」這個字,在當時讓我覺得很難寫。

做檢體的時間,按照規定是要在一早起床時做。因為晚上蟯蟲會跑出來活動(肛門口),所以一早起床最容易「黏」到它!天知道,我其實沒有很想瞭解我的肛門口有沒有蟯蟲阿....可是就是得做。

通常都是阿嬤幫我,我會彎下腰.....這段不講了,有點噁。

總之,做完後當天就會放進書包裡帶去學校交。走路上學的路上,我都很怕蟯蟲會跑掉,跟著書包晃著晃著它就跑掉了。(此時腦中出現了蟯蟲的動畫,好像很可愛的樣子。都是出來混一口飯吃嘛。但如果去Google一下蟯蟲長怎樣,你就不會覺得它可愛了。)

交給老師的時候,好像是衛生股長,要負責蒐集好大家的蟯蟲,交去保健室。那時的衛生股長是家裡有養貴賓狗的陳X明(點選看6號人物說明),我那時有幾次覺得很同情他,但又不知道為什麼覺得他很適合拿著大家的蟯蟲。

大概是因為感覺他很老實吧。


整潔、秩序比賽

那時候每週都會頒發這個獎項,給整潔或秩序分數最高的班級。我記得那時候,不是我們八班,就是七班。班牌上都會掛著獎牌,好像在炫耀。

事實上,也許這種獎項看起來沒什麼,但是對於我們的導師來說,感覺相當之重要。我們導師非常嚴格,也很會帶班級,很用心。這部份「對外」的榮譽,她更是用心的維護。所以我們幾乎每週都要拿下整潔秩序的冠軍,拿下後,也不覺得特別高興,好像是應該的。

反而沒拿到的時候,會比較奇怪一點。


即席演講訓練

小六開始,我被叫去參加演講比賽,第一次即席演講的時候,我是用背的。所以背到一半就忘記了,呆呆站在台上,然後被請下台。評審講評的時候,他還說:「請同學盡量不要用背的。」但那時候都不覺得糗。哈哈,反正我查字典比賽也是全校倒數的阿!

但莫名其妙,我竟然拿了那次比賽的第一名(驚)!大概是他們覺得我台風還可以,於是我就開始被叫去在每天中午午睡時,參加「即席演講訓練」的課程。那個老師,她是教務主任的老婆,也是老師,她召集了各班幾個看起來相當會講話的人(現在記得有謝X偉、侯X偵等人,小學時感情粉好),進行這項訓練。

我們開始都沒有午睡了,每天中午去先抽題目,三十分鐘以後就要站上一個小立台上去演講。準備過程中,因為全校都在午睡,安靜到不行,大家都默默的在準備,那是最緊張的時刻。但一上了台,大家都好像被鬼附身這樣,忽然很有精神!很大聲!

「各~位~評審委員、各~位~同學,大~家~好!今天我所要演講的題目是:(中間會停頓個兩秒,忽然漸起、很有精神的說~~)我的校園生活;我的校園生活!!」

就是這樣,我是受這種傳統的、做作的演講訓練出來的。

有一半的人是被訓練「朗讀」,像老官那時就是負責朗誦,她聲音很甜美,我很喜歡聽。

那時候我每天都很緊張,但是沒有問過為什麼我會來參加這個團體。就是一直講、一直講就對了,小時候果然是比較不會計較阿,只是覺得去那邊交朋友、練習一下講話的能力。沒想到,一直到國中的時候,我真的靠著參加即席演講比賽賺獎學金,才忽然覺得:謝謝你的訓練!五福國小的老師!


躲避球

其實我很相信,每個小女生對於躲避球一定有一種又愛又恨的心理狀態。

恨,是一定要的。

因為被打到很痛阿,機歪,那些臭男生殺人不眨眼的,拿到球就猛K。而且只要出局了,就有一種也沒得玩的感覺。更何況,每次球到我手上,我想要很用力丟到臉都歪了,但是丟出去還是只有幾公分遠,幹~

愛,也是一定要的。因為看班上同學這樣跑來跑去、大笑、丟來丟去,很好玩。而且你知道嗎?被自己喜歡的人丟到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會覺得:「ㄟ~他有注意我!」殊不知純粹是人家覺得:你比較好死。

關於躲避球,老莊和她的未婚夫在「都是自己想太美」一文中也有這種類似、但更淒涼的故事

大意是說:老莊一直以為她青梅竹馬的男友小時候是為了保護她,所以玩躲避球都不會砸她。於是有一天她就問她男友:

女友:「你記得那年打躲避球的事嗎?你那時候都沒砸我,我好感動喔」
男友:「妳以為是我不砸妳喔!吼,躲避球就是要砸男生阿,砸女生有什麼意思!

就是這樣,玩躲避球也可以玩出感情了純粹是自己想太多阿!!!

先寫到這了,有點沒腦汁,啊哈!很長,可以順便洗版!

有什麼要補充的再來紀錄!


延伸閱讀羊奶片與大會操的時光(一)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