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日

Silence

今天晚上與在新加坡考 GRE 的呂彥芃 MSN,他好像考得不錯,心情整個是很大好。為了不要讓他太得意,我們聊了一些關於大學的陳年往事。大意如下--- (抱歉呂彥芃,借你相簿的照片用用,想像一下以下文章的情境。)


呂彥芃:「當年我叱吒棒球場的英姿你都沒看見。還敷衍我。」
黃菲比:「有阿,我記得你都會穿緊身褲打棒球阿。好歹我也是在棒球場的河堤邊大叫你的名字過。」
呂彥芃:「屁啦,哪有?」
黃菲比:「有阿,我也在網球場旁邊叫過王鼎元的名字阿,反正我就是喜歡做這種讓大家一起丟臉的事情。」
呂彥芃:「哈哈哈哈哈,那大概是我耳背吧,我印象中沒有。」
黃菲比:「媽的咧。」

後來回家以後,我想了一想,重新倒轉回憶的畫面,將時間倒帶到每次我走過河堤,看到新聞系的呂彥芃在打球的那個moment。我忽然一切都想起來了。

( 以下為想像畫面 )
我走過河堤,一邊看呂彥芃他們打球一邊走著,心裡超想大叫「呂彥芃~~~~~」,然後雙手狂揮!但是...他的球隊隊友多半我都不認識,所以我就只能在心裡大叫,然後默默的走過河堤
( 想像畫面至此,以下拉回現實)

難怪,很會記一些有的沒的無聊瑣事的呂彥芃,對這件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那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叫!所以針對網球場的王鼎元,應該也是同理可證,我應該也是很想讓大家一起來出糗,但最後卻沒有做到。

可是為什麼我會記得我有?我想是因為我太想叫了吧。以至於在心中早就演練了上千遍,叫了破百的分貝也說不定。但這一切的一切,證明了:原來如果真的想要某些事情發生,用力的想或把它說出口,它就會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真的發生了

這不等同於撒謊,畢竟撒謊是心虛的。但是這樣的「自我催眠」,卻是無中生有的將自己缺憾的記憶給補上了。

那,一些不想讓它發生的事,是不是也可以打死都不說,就可以不發生呢?這是我與女神 W 聊天聊完後,對於我們相同的處境,產生的相同感觸。每天自我催眠,有時候挺累的,但是不能否認,它是有效的。

所以,對某些事情、對自己保持靜默,有時候好像也是好方法。

唉~呂彥芃應該沒料到我跟他的對話的背後竟然被我扯出這些沉重的東西來。靠,我真的寧可有在河堤上大喊:

 

 

 

 

 

 

「呂彥芃~~~你穿緊身褲真的狠性感~~~~~!!!!!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