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Who cares?! 的新聞觀點

寫完了感嘆的上一篇--關於民生報宣布停刊的消息,提到關於「歷史」,我想到最近讀的兩本書。

最近剛讀完《追風箏的孩子》,請容我用誇張粗魯的方式說:幹,這本書真的你他媽超級爆炸的好看啊!真的,這大概是今年我讀完最震撼+最感動又+最停不下來的書。它帶給我最大的震撼是:我第一次這麼貼近阿富汗這個印象中土黃色一片的國家,也是第一次對近代歷史、國際新聞這麼有感覺 (fu)。

強烈的感覺,來自於讀完那一夜想捶心肝的衝動,但「更」強烈的,來自於昨晚開始讀人稱「華人第一位戰地女記者」--張翠容所著《行過烽火大地》。這本書敘述戰地女記者走訪阿富汗、柬埔寨、東帝汶等地的所見所聞,很精采,也很巧合的連結了《追風箏的孩子》的故事背景--阿富汗喀布爾的內戰。由於時間相近,加上張翠容所拍攝的當地照片,不僅把《追風箏的孩子》影像完整且真實的呈現在腦子裡,也很震撼的發現---幹,這一切都是真的,故事中那些殘忍可怕的戰爭景象真的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無聲無息的發生。


無聲無息?是的,這是這本書帶給我的第二波高潮:原來我們過去是用如此狹隘的觀點看國際新聞,以致於某地發生什麼戰亂、死了多少人命對我們來說純粹是「新聞」,我們高聲說要世界和平,但其實只在乎兩岸的統獨議題和中共到底要不要打過來....所以阿富汗的戰亂對我們來說,就像關了靜音的電視節目,無聲無息。

《行過烽火大地》提到:「觀點,除了牽涉利益角度,也包含價值判斷。...而角度常常決定的故事的取捨,以及優先的次序,同時也反映著關注的焦點。」華人用華人的新聞觀點看新聞,華人關心華人圈的事情也許本是天經地義,但當華人婦女被姦殺才讓印尼的戰亂及民主進程被華人圈關心時,好像對於說故事與聽故事的人來說,都是一大諷刺。

坦白說,中東地區有太多國家,我想我怎樣都無法精確的指出他的位置。若不是因為《追風箏的孩子》,我可能還是不太清楚塔利班政權對阿富汗人民帶來多大的夢魘。更諷刺的是,直到我看到美國911事件發生,美國投射飛彈在阿富汗領土上,反而改變了可怕的塔利班政權...,我才羞赧的意識到:因為『美國九一一』,小說中的景象的確存在。也就是說,因為看到那個熟悉的「911」,一切才變得親近起來,否則一切都還是只是小說小說小說、故事故事故事。

也因此,雖然已經買了《行過烽火大地》很久,之前幾次看都極度冷感,看沒幾頁就想睡覺,但昨天看卻不停的發抖 (這個有比較OVER,可能是手很酸),甚至還禱告世界和平。

我為過去的無知感到難過。這些已成歷史的「新聞」。千百個阿富汗的阿米爾、哈山、和索多博。那些戰爭中的無辜老百姓。

在《行過烽火大地》和《追風箏的孩子》書中,主角們都展現出他們強勁的生命力,許多難民都堅定的告訴作者「請你一定要報導我們的故事!」。他們,每一個人的表情是這樣的難以忽視。

我們,該把音量轉開了。就像最討厭外人不知道「台灣」是什麼因而忽視我們的聲音,我們也應該聽聽別人的聲音了。


延伸閱讀:

  1. 張翠容的部落格--真實筆記
  2. 真實筆記:東帝汶的陣痛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