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1日

加油,不是在一邊納涼的那種

01.

這個週末我們到「登登登登登登登~六~福~村」去玩,因為過程太精采刺激了,所以好像沒有熬個夜來處理一下照片跟錄影片段的話,會對不起我自己。但是,因為今天回來還稍微處理了一下公務,加上找一些轉檔軟體讓影像更好上傳,所以....幹,不知不覺就又要半夜兩點多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時間都過得特別快。好討厭這種感覺。人不能太貪心,但我總是每天晚上貪心的想著「我今天要讓出多少時間來紀錄或處理一下我的生活和情緒咧?」


這種貪心在加班完、或晚回家時尤然。但也很佩服那個「拼了老命也要把日記寫完」的黃菲比。如果我到時候肝壞掉,我想我應該不敢跟醫生說:「其實是因為我真的很愛在晚上的時候寫網誌。」

醫生會怎麼開藥呢?會幫我轉診到心理或精神疾病科吧,可能是強迫症之類的病症。


02.

多少時間呢?我會留給自己多少時間?我會強迫自己留下多少時間給自己?

這也是時間管理的一環。如果這部分的時間必須歸納在我的二十四小時中,他就有其存在並且被管理的必要。

03.

今天很擔心婉婷。知道她心中所懼怕的,但不曉得還能用什麼樣的方法告訴她「不用怕」。我想我應該去修心理輔導、或社會輔導工作相關的功課,因為在開導她的過程中,總是很擔心自己的用字遣詞彙不會傷害她、或遏止她發洩的動機。

這幾天常常想著「如果我再不...,那她們就會....」的事。多半都為了家人。我總想著婉婷有一天就再也不跟我說話了,然後自以為在倒扁的來一場「靜默抗爭」。或是子榮就真的默默的憎恨著一切,選擇什麼都不說出口。

目前這兩種狀況都沒有發生,特別是子榮,沉穩又有想法的表現出乎我意料(可以麻煩你這陣子當一下哥哥嗎?我們要一起開導邱煩惱小妹妹)...婉婷也都很願意傾吐她的心事,這讓我在擔心之餘有偷偷的比較放心。

儘管如此,但我腦中其實還是不時會煩惱著更壞的狀況。那些畫面很恐怖,我不想去想像,但總是會一個又一個的跑出來。

那是「擔心」吧...原來擔心真的是很可怕又很殺能量的一件事...。

04.

國小的時候,我常常跟自己說:「凡事要往好處想,做最壞的打算。」小時候覺得這句話蠻受用的。但越長越大,發現其實很多事情是無解的,有時候找不出「最壞情境時的解決辦法」,或是情境太壞了,想到的時候會加倍的難過。

「往好處想」是可以輕鬆的實現的,但是當能量不夠強大的時候,是會懷疑自己。

我想我瞭解婉婷的感受,之所以如此的不相信自己也不相信媽媽,也許她自己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但無論事情會怎麼被證實或被解決,我告訴婉婷:最重要的是意志力。

「相信」的意志力。


05.

關於信任家人和找回自信,是我們現在都要學習的課題。

要相信媽媽,你才能真正找到對媽媽的安全感;
要相信自己,你才能克服所有的恐懼。

我會相信你,這樣才能真正傾聽你的難過,跟你一起想辦法;
我也要相信自己,這樣我才能面對接下來的所有難題,不管是在工作或家庭上...

說來說去,其實說別人都可以說得頭頭是道,面對自己的狀況才知道事情的棘手之處。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加油,不是在一旁喊燒納涼的那種,是真的要好好面對問題,面對自己恐懼的那種加油喔...

06.

六福村真的很精采,很想跟大家分享,有瘋子造型、有民宿老闆夫妻檔的經營民宿心得、有張奇威SNG採訪颱風災民。

但基於遊記還沒寫好,照片也還不能公開。下回見分曉好了。要期待喔,因為連我自己都很期待把它寫完!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