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7日

Free Worker

每天上班,不管是上下班的路上還是耗在會議室裡拼命動腦的時光裡,總是會發生一些無法言喻的妙事。這兩天沒寫網誌,今天再不寫有種會對不起自己的感覺,也怕事情放著放著就臭酸掉了,所以...

01.


這是在 Kiwi 家樓下等她一起去上班時拍到的。Kiwi和我雖然住在不同的公寓,但房東卻是同一人。依照我的觀察,這八成是我們兩個的房東的傑作。

線索:

  • 用字「威脅性」甚強:房東有貼紙條的嗜好,常常哪位房客違規了他就會貼紙條「勸說」一番,雖然不帶髒字,但總能收令房客反省之效。
  • 貼紙條:上面一點已經說明了,身為房東打從準備租屋開始就是要來「貼紙條」吧。話說我們家廁所已經被貼了五、六張在門口了,不禁為都市人疏離的溝通方式感到心寒阿....。
  • 客製化:房東很厲害,雖然是針對所有的房客或路人,但總是會量身打造出專屬於「違規者」的紙條。上面這張照片已經有清楚的說明「尤其是那個喝綠茶的」。這必定能讓當時正站在柱子前喝綠茶的人嚇得以為自己在喝奶茶吧。那就更別提她在我們家貼的「吃酸梅之後籽總是要丟在陽台上的人,請告訴我你的原因好嗎?」這樣的字條了...

02.

今天在小會議室動腦。Claire畫了我跟凱倫在白板上,我還幫我自己的臉加了肉擠出來的模樣,結果大家都說很像。大家不禁嘖嘖稱奇,我忽然很想揍王鼎元一拳...

03.

這幾天大概是因為與一些Freelancer討論工作價值的話題,開始思考起我與工作之間的微妙關係。好吧,更精確來講是「濃厚的」關係,畢竟一天也花了不少時間處理工作上的事,這背後的意義、或它與我之間的關係是十分重要的。

Freelancer說:別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阿,自主才是最重要的。我贊同,能自己決定上班時間、能睡到太陽曬屁股,大概是全天下上班族覺得最爽的事吧。但是進一步談到壓力、經濟來源穩定度、或是熬夜程度,其實這些問題還是存在的。

事情總是有正反兩面,其實我是很羨慕Freelancer的勇氣和自主性,但是當兩者都存在著原本我們所在意的問題,該如何抉擇?

看著精采公關的同事熱切的討論著白板上所畫的我和凱倫,七嘴八舌、尖酸刻薄、大笑大跳的模樣....我忽然感受到我抉擇的原因是什麼了。

我是嚮往Freelancer自在的工作環境,但是卻更喜歡團隊作戰和分享歡樂的豐富。

你們真的可愛極了!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