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5日

秘密約會

十點多下班,在踏出公司門之前,我回頭跟奇異果說:「我們去盪鞦韆!!」奇異果說:「好阿~~」還好她答應了,因為我真的好想好想去盪鞦韆喔,去大安森林公園跑一跑跳一跳,很久沒有在星空下盪鞦韆,把壞心情和疲累感也跟著甩出去~

於是我們回家換了衣服,拿了籃球和羽毛球,跳上計程車,還特別繞到公司去接剛下班的路隊長叮叮,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往大安森林公園邁進。


夜晚的台北市還是很熱鬧,但有一種...休息的人與繼續玩樂的人因為彼此體諒與了解,而不互相衝突的調和感。這是台北專屬的自在,也是台北才有的私密空間,任何一種獨處的方式,在這裡似乎都變得自然。途中,丁丁問我:「黃菲比,你喜歡台北市還是高雄市?」我說....都喜歡。此刻的心情,大概跟我所詮釋的台北有一點雷同,很想不被打擾的安靜享受自在的時光。

到了大安森林公園,我們直奔盪鞦韆,先狠狠地盪個10分鐘。在盪之前,叮叮還誇下海口說:「我最會盪鞦韆了好不好,都要站著。」結果,三個人一跨上去...

          靠,你們怎麼這個高!

                                     幹,幾乎都平的了你!           張海靈!!

                       黃菲比!!                        靠,怎麼辦到的阿!!              為什麼我不行阿!!


結果幾乎都是釘釘在叫。大概是因為他腿太長了,一直卡到地,盪上天空的時候,又會習慣性的把腳張開,姿勢變得非常好笑。我們就這樣在幾乎無人的廣場上肆無忌憚的大笑。盪上天的時候也會看看天上的星星,聽著奇異果大喊:「有星星耶!」,然後深呼吸....大大的微笑就這樣很自然的張開了....

盪完鞦韆,我們到直排輪溜冰場,想說來打個籃球。結果.......太久沒打的籃球竟然沒氣了,往地上一丟它就再也沒上來。整個很糗,我們到底多久沒運動了?

還好,我們有帶羽毛球拍。這是之前跟奇異果一時興起在家樂福買的,結果從買來到現在也一直沒打過,今天還是第一次拆封。

於是我們開始了「終極羽毛球」的遊戲,沒接到就算失分,計分到5分就淘汰換人。選手有三人----

  1. 腳飛毛腿:本名王叮叮,因為太熱於是把西裝褲拉上來,結果露出一節小腿穿著皮鞋好不土氣,但由於腿毛在空中飛揚,非常的有氣勢,因此堪稱「腿毛殺手」
     
  2. :以靈活的身手聞名,個子雖小但習慣站在順風處,因此連東風都來幫她。出身運動世家,打什麼球對她來說都不是問題,最愛邊玩邊接龍。
     
  3. 包超人:以不停的抖動姿勢聞名,拿到球拍就會想左右跳動,自以為很專業,其實是用抖動造成敵人眼花撩亂,但敵人也攻其「抖久了就累了」之弱點猛攻,因此輸了不少分。

三個人中,柯南為常勝軍,麵包超人與單腳飛毛腿總是不敵她的無敵快手,但這樣跑跑跳跳的也消耗不少體力。我們還邊打球邊玩接龍,比方說比數來到...

「1:0」(音為「一零」),我們就會大喊「凱渥!!」
「2:0」,我們就會大喊「古堡!!」
「3:0」,我們就會大喊「汽車!!」
「2:1」,我們就會大喊「退學!!」
「3:3」,我們就會大喊「來遲!!」
因為風很大,有風的時候,「有風!!」,我們就會大喊「餘!!」

總之是一群無聊但是不接出來會很憋的人。就像最近吳邁特一唱「就把全世~界~」我就會接「放手中~~」沒接就會全身發癢。

接著我們去買了水,坐在郵局前面的小階梯聊天。聊很多,很多,聊工作、聊陳大個、聊中秋節的烤肉、甚至還聊到我們以後要一起住。講到最後好興奮喔,好想要趕快大家住在一起!!

最後,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有點累了,但還是捨不得回家,到了兩點,才說了「走吧..」。


我今年生日過了就25歲了,某部份的自己被自己逼著要像個大人,但總覺得某部份的自己卻還是個小孩,包括:喜歡跟朋友毫無形象的大笑、做做跟朋友住在同一個屋子的白日夢、還有明明很累了卻還是想記錄下今晚感動的感覺。

晚上我連洗澡都在耶。我覺得有你們真好,我好快樂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