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8日

契機

晚上約莫八、九點,因為擔心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工作忘了計畫完成的時間,因此隨手想找張紙先把工作寫下來。結果我就拿了我2004年的手寫日記,翻開第一頁,是阿公去世前一天我手寫的日記,那時也剛好是我跟前男友第一次分手的時間。

我寫著「6月28日還喝著星巴克的芒果冰沙,6月29日就分手了;6月23日還來車站載我、喊著說他繞錯路很笨的阿公,今天也許...就走了。」


隔天,阿公真的走了。我紀錄了當時家裡的狀況:「全家人幾乎生活都沒有什麼改變,也許是因為不想讓這樣的事情打亂了大家生活的步調,但回家看見阿公的茶几空空的,還是鼻酸了一下。阿嬤打電話給姑婆 (阿公的妹妹) 的時候,終於放聲大哭,但哭完又恢復正常煮東西給我們吃。.....哭了也好,能正常生活也好,這兩種我們都應該去體會。也許是神要藉著這樣的事情,教我們去過新的生活,教我們體會家庭的凝聚力。」

我看到自己的筆跡在日記本裡這樣寫著,這讓當下的我感到有點不可思議。因為對某些教義的不認同,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好好禱告、進教會,我真的忘記了當初那個願意把信心交給第三力量的自己。

很多人質疑信教、信神,不如信自己。其實我反而覺得不管是什麼樣的宗教,人在遇到莫大的困難的時候,的確需要這樣的力量安定自己的信心。很多人是很自信的,相信「自己」就是最好的判斷,但是當自己遇到的困難,把自己的自信打倒的時候,就失去了依靠的力量,然後開始失意,甚至亂了步伐。

關於這一點,我很相信過去做查經分享時,一個同學告訴我的:信教的人因為知道有「神」的存在,所以懂得謙虛,也因為相信神冥冥之中在安排著每個人的人生,所以再大的困難對他們來說都是神安排的「試煉」。其實,那正是一般人在說的「樂觀」與「正面思考」

很多信念其實我還是相信的,但是我好像都是「揀著信」,對於我相信的我就信,至於要不要進教會,我好像一直都在跟耶穌說:「可是還有一些什麼我要釐清耶....」

但接下來又一個契機來了。

我寫完工作進度,在床頭看曉翠送我的書「夢現力」,電視還是打開,當做音樂在聽。看書的當下,覺得「微笑PASTA」讓我太會分心 (重申:畢竟張棟樑曾經是我的男友),所以我就轉台,於是我轉到好消息頻道。她正好在分享一個教友的故事。

前面因為在看書,我不是很專心在看電視,等書看完以後,我上個廁所回來後,電視講到一個我非常感興趣的議題:「年輕基督徒姐妹如何遇到好的配偶?

相信我,這不是我的目的,但是我一直對於「基督徒的婚姻觀」很感動,過去也聽了一些基督教會舉辦的兩性座談,覺得用基督徒的觀點去看兩性的相處很受用。

裡面那位教友提到:「過去我也曾經設定很多不同的標準,希望能找到適合自己的配偶,但找到最後自己也慌亂了,甚至有趕鴨子上架的經驗。後來,我向神禱告,並且與牧師和朋友討論,我發現神要我做的不是一直找一直找,而是『先裝備自己,等我找到我人生的方向,那個人就會進來』。」

先裝備自己」,這句話其實不像字義上容易做到,因為他的「裝備」,是心靈上的裝備。

裡面也有談到一些她跟她老公結婚時所遇到的困難,就是爸媽的反對。爸媽甚至表明,如果真的要結婚,他絕對不會牽女兒的手進教堂。於是她們迫切禱告,並且聽從神的安排,在爸媽都還反對她嫁給專職教會事工的老公時,她們先不急著完成婚禮,而是一步一步讓爸媽相信他們。

他們事事尊重爸媽的意見,也讓爸媽 involve 進來婚姻的籌備工作,爸媽雖然反對,但聽到女兒說「媽媽你的審美觀最好了,可以來幫我看看婚紗嗎?」,聽到女婿說「爸爸,那個餐廳老闆說明天晚上先給我們試吃一桌,想聽聽你的意見,所以看是不是有空過來順便吃個飯?」的時候,也逐漸的軟化了。

結婚當天,爸爸牽著女兒的手進教堂,在他們走到牧師面前的時候,牧師笑著問:「請問,是誰把這位漂亮的新娘子帶進我們的教堂阿?」新娘的爸爸很大聲的說:「是我,XXX,我是新娘的爸爸。」那驕傲的神情,靠~我整個在電視前面哭了。

這一段故事感人的地方太多了,最讓我感動的部份在於「相信」

因為相信裝備自己的必要性,所以她相信找到她自己人生的方向比馬上找到男朋友更為重要;因為相信神總是會幫助他們,他們有力氣去解決要面對的困難,並且用正面的方式去解決問題。這一直都是我在基督教徒眼中看到的信心和樂觀的勇氣。

我看了看我的聖經,靠~好久沒翻了,我真的了解耶穌想對我說的話嗎?其實,我也是一直在抗拒吧。基督教的朋友們從來沒有強迫我相信什麼,但是我好像還是堅持己見居多。

我想其實我欠缺的是願意了解異己和求知的謙虛吧,也許上帝是透過這樣的契機再告訴我,可以再回頭將這些模糊不清的部份,再次釐清,再次找到信仰的方向。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