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3日

原來我也可以專心

這篇事實上是我紊亂思緒的整理,有點混亂,請見諒。只是,好端端都關了電腦為什麼我還要上來拼這一篇文章呢?因為我在「閉機思過」的這一小時,赫然發現:原來專心是有如吃韭菜水餃一樣美好的一件事

剛剛我試著打開無法連結網路的Note Book,卻意外的在三小時內寫完結案和動腦雜誌的公關專刊。哇靠,這是身為分心達人的我無法想像的事!

人好端端幹麻要不專心呢?不知道,可以確定的是只要有網路在,我三不五時就會用「點點MSN」或「點點大家的或我的部落格」來達到休養生息的目的。看一下MSN上面那個XXX上來了沒,如果上來了跟他隨便丟個「咧咧」也好像蠻有意義的;另外那個OOO的暱稱怎麼又變了,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來問他一下好了;有沒有人來我的部落格留言呢,點來看看;XXX寫新文章了沒呢,點來看看;OOO上傳照片了沒咧,點來看看...


就是這樣,我的一小時有30分鐘的時間,滑鼠是在不屬於正事的領域上移動的。而客觀的分析,這可能會面臨兩種狀況:

  1. 我可以藉此獲得許多意想不到及有用的資訊--進而成長
  2. 我可以藉此獲得許多意想不到且沒用的資訊--進而浪費更多時間

如果是1,那可能我就浪費更多時間了,因為我會想轉寄給需要的人,不免又要整理一番;如果是2,那正是我要說的課題,好端端的因為不專心,工作進度都被delay了。

說到「delay」,我記得以前跟吳玉蘭玩過一個無聊的遊戲:就是把「delay」和「之類」交換說。也就是有些話必須變成:「這件事很重要,不要之類了喔!」或是「我可以吃豆花、薯條、蕃茄 delay 的東西。」真是超無聊但又很好玩的遊戲,考驗著身為人類與爬蟲類 (指吳玉蘭) 的反應力。

幹,為什麼我會扯到那邊去,我連寫部落格都會分心!

總之,因為我關掉了網路,然後屁股太熱手又開始想亂點的時候,就用禱告和新接龍來排遣一下無聊和不耐。可想而知這兩項活動都不會比工作有趣到哪去,自然沒兩下還是認命的回來繼續寫。沒想到,就這樣,我完成了工作。

喔...那種如釋重負之感,就像三天沒大便而第四天早上嘩啦嘩啦的爽快,就像聯考完走出考場看向遠方吐大氣的釋然,我差點就要拿著我的作業衝到主管家告訴她們:我寫完了,在3小時內!

(或許有人會覺得,為什麼要三小時這麼久?ㄟ,這不是今天討論的重點,你離題了。而且你汙辱到我了。)

但話說回來,專心這件事其實並沒有這麼單純。那天聽Matt說:「時間」這東西就是你把迴力鏢丟出去,它再鏢回來的那段就叫「時間」。但我覺得「專心」好像剛好相反,專心就是你把迴力鏢丟出去,當它回來的時候,你抓不出它飛了多久的時間,覺得那似乎很短但又很長,但事後回想為什麼你抓不出來?因為它在飛的每一秒中,你腦海中都有事情在跟這個迴力鏢一起進行著,這就是「專心」。雖然這是亂凹的說法,但我覺得就是那樣!

雖然覺得它很短又很長,但因為每一秒都有事情跟它同步進行來回,所以它是充實的,是紮實的,就像包了飽滿內餡的水餃,是很好吃的。所以當回力鏢回來的那一刻,心情其實是愉快的,因為你好像也跟它去飛了一圈回來似的。

真是胡謅瞎掰的一個團隊阿,這樣也可以講,但信不信由你,有分心強迫症的我真的因為有專心了三小時而興奮的睡不著。

我想上帝好像真的有聽到我禱告,在我撐不下去打算再玩第二局新接龍的時候,我禱告求上帝讓我趕快把工作完成,這樣睡前還可以讀一些聖經。沒想到,成真了。

也許你會覺得「靠腰這黃婉茹狠誇張ㄟ,什麼都跟神有關是不是太牽強又太神經了!」其實除了洪千雯她哥哥叫洪千強之外,一點都不牽強。因為我  相信,所以對我來說就是滿滿的感謝與開心。這就像董仙姑相信天珠、洪凱倫相信MIKO、莊恆婷相信緣分、而張奇威相信電腦先生不像明道是一樣的道理。因此,如果你在心中這樣的嘀咕著,你應該為我開心,因為這是我信基督教以來與神如此靠近的一次,這是我的 相信。

從專心講到信教,我真的是隸屬於胡謅瞎掰之精采公關團隊的成員阿,但的確詳實紀錄的我腦中亂七八糟一直在馬桶上想到「等等要去寫下來」的東西,唉難怪我常常便秘,一直擔心這些如何安心排便呢?

這篇真的有點混亂,再次請求原諒。那麼現在,我應該去兌現我的諾言,讀聖經然後睡覺了。

股耐My Blog。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