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0日

On This Way, Another Way

有很多契機會很湊巧的同時出現,逼人開始想像關於5至10年之後的生活。

01.

關於「台北V.S.高雄」的問題,很慶幸我撐過了這個重大的選擇,但事實上每次從高雄回來都還是會有一樣的小掙扎,特別是阿嬤都不怎麼開口說「再見」的時候。

一出火車站就可以看到的VIEW

那天我走出高雄車站,看到每次返鄉慣見的街頭,開始有點搞不清自己到底身處在哪個城市會比較自在。這裡是哪裡?一度以為是北京,一度以為是台北圓環一帶,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它不像高雄。不久,高雄的輪廓漸漸的清楚,但好像在焦距快到點的時候,又漸漸的模糊了。

那個被遺忘的問題又再次浮現:「到底5年-10年之後,我會在哪裡?」

02.

工作的本身與自己的互動也會是一個契機。

這幾天在高雄逛誠品的時候,看到關於時間管理及部屬管理的書,忍不住一陣緊張,拿下紙筆記下很多很多收假後須完成的事。之後看不太下其他類別的書,忽然驚覺自己容易最擔心又最沒輒的事情,是工作。

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又問了自己:「到底5年-10年之後,關於擔憂的比例,這部分能不能少一點?」

03.

最近看的書也是一個契機。

覺得自己開始對社會學與語言學的興趣越發濃厚,喜歡一面沒自信的小心找出自己的論點,一面又沉浸在他人觀點中找出多元的邏輯。但是這所有的動機卻還未強烈到「自我實現」,也就是說,似乎還擦不出在生涯規劃上的強烈需求,因此...

因此?所以?我沒有答案,只是又問了自己:「到底5年-10年之後,那些我捨不得丟卻又被堆在櫃子最下方的社會學用書,是被賣掉了還是被我劃滿了重點?」

04.

第三空間也是一種契機。

不約而同的被算命,事業都不約而同的霧茫茫的一片還甚至有變化。以前都不太相信這個,因為算出來的都是自己不太想聽的,但為什麼好端端要算到我的瓶頸還有陌生的從來沒聽過的未來,我當下就覺得「你這招太狠了」。

所以我又問了自己:「到底5年-10年之後,我會用什麼樣的成績告訴自己『我可以』而不是讓你們大人等著瞧?」



以上沒有答案或預設立場,目前我也沒什麼力氣去追出解答,只覺得這一切似乎是會發生在很遠很遠的未來。

可以確定的是,我必須、我也想過了28歲再結婚,至於在哪個城市或帶著多少財產結婚,則還未看到解答。

Last Question,我現在走的每一步,對我來說、或對我任何的利益關係人來說,是不是一種賭注?若是改變,改變會不會也是一種賭注?

或者在沒有勇氣的背後,其實是熱情還不夠、了解還不夠、意志還不夠,吧。


那就快起身去了解、去實踐吧,菲比。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