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7日

心魔

今天犯錯。然後在這個錯誤中發現自己的劣根性。覺得錯得好,這是個好時機讓我自己正視問題的嚴重性。但也賠上了些東西。有得有賠,這叫做「教訓 (lesson)」。

剛剛我寫了封信給某友人,裡面白話又直接的把腦子裡的雜物通通都先過濾出來。寫著這封信的同時,想了一遍事情發生的始末,忽然發現自己常常--盲目的忙碌


總是很忙,但有時忘了回頭檢視自己忙著做的那些事到底是不是對的。
遇到事情會先想過去的作法,把這個做法視為理所當然。
因為依恃著舊經驗,所以覺得應該沒錯於是照做。

Taking sth. for granted,這是我最討厭的工作態度,但在不痛不癢中,我到了這一刻才知道自己也有這樣的劣根性。

其實很多事情今天是第一次知道,震撼教育有大有小。但是黃菲很認真的覺得,這些「第一次」,教了我往前看,教了我謙虛,教了我隨時保持懷疑的態度。

因為第一次都是陌生的,但如果巧遇第一次時,你硬要跟它「裝熟」,你對它的好奇心就從此走下坡了,然後問題就ㄅㄧㄚˋ康,然後就知死了。

有點疲軟,但還有更多事情在排排坐+吃菓菓,一個一個KO它吧,當作你是新鮮人般。菲比加油!

後記

寫完那封信以後,我發現我還是懼怕把某些事情完完整整地放在網路上的,雖然某些朋友已經對我的坦白感到不可思議,但其實還是習慣過濾任何在這裡出現的東西。這也許是一種逃避的方式,也許是一種保護的方式。但過濾又怎麼樣呢?是另一種自己。或者是說,是自己希望在大眾面前呈現出來的樣子。這也是自己阿....

所以說了半天,有人真的是屬於做作或假惺惺類型的人嗎?其實那也是那個人表現出來的自己阿,我們憑什麼說他/她假?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