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30日

與屁的宵夜約會

我跟李泰屁約莫也有一年沒見面了吧,由於我們兩個生性冷漠怕生(尤以黃逼撥為患),同學會很少出席,加上她忙著她的舞蹈事業,我忙著我的公關生涯,我們這一群朋友like小椰子、暴龍、小龜彼此總是會有幾次出遊碰面的機會,但我跟她好像一直沒有時間遇在一塊。

今天,拜那位黑人踢躂舞大師來台授課之賜,泰屁上台北上課,我跟她今天就在復興南路上的清粥小菜店裡講話講到嘴巴都歪掉。


途中我們交換了很多我知道你不知道的訊息,或是分享了很多我知道你也知道但我們都要再講一遍的事。例如31號是林漢昕、33號是尤庭育、幹哥要結婚了、小龜確定分手了確還在哥哥纏、蕭宗敏和小妮子為什麼還沒分手、吳美哇為什麼還沒生、為什麼我們都還沒有男朋友、為什麼小龜總是會散發女性荷爾蒙、還有我家裡的事和泰屁家裡的事。總之天南地北都聊了一圈,好像是要把這一年來的份都聊回來!!

關於「逼撥在台北總是很忙」的謠言

李泰屁問了很多關於公關領域的事、還有我到底鎮日忙碌都在忙什麼,她甚至指著一盤桌上的刎仔魚說:「那所以如果你的客戶要你賣這盤刎仔魚,你們會怎嚜賣?」真是PR3.0,提案只要五分鐘是吧.....!後來聊到一個段落,李泰屁忽然很認真的看著我:「這麼多事??黃逼撥你都不會累嗎?不會討厭工作嗎?.....難怪大家都謠傳你是因為在台北太過於忙碌所以不參加同學會。」

其實累當然是累,只怕其實只有我們"圈內人"才知道最累的部份是什麼。不過李泰屁這麼一問倒也提醒了我:有時候不是因為「想要」才需要做公關,自身周圍的關係是必須長久經營的。就像我不能老是因為不想去同學會就不去,因為總是不出席對我的個人、還有我的工作--公關--這個行業,無疑是在形象上扣分的。

這樣分析有點太勢利,但這的確也是有可能產生的效應。雖然我還是可能在近鄉情怯時臨陣脫逃而再次缺席,但至少在做出決定前我得知道我會付出什麼...

沒男人的理由之一

談到感情的近況,李泰屁忽然鄭重的告訴我:「黃逼玻,我覺得我們都要認清事實,因為男生都會覺得我們有點強或太獨立,不敢接近我們,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她後來還追問著:「妳去問問看你周圍的男生怎麼看你。」

我心裡浮現的念頭盡是:愛吃的樣子、睡覺流口水的樣子、講話歪嘴的樣子、一直說自己幹怎麼這麼胖的樣子....好像,好像都很糟。有意氣風發到嗎?如果沒有還被男生視為有,那就太虧啦。

但我想,泰屁是意氣風發的,只是談戀愛的小女人樣子只有我們幾個好朋友最清楚,一般男生當然不會看到,對於尚未了解便打退堂鼓的人更是再會啦心愛的無緣的郎。我真心的認為 (換絕情)...真正的女人有很多面向,不會只有一種,能夠展現多種姿態、收放身段的女人,才是完整的女人

換言之,雖然現在我實在還沒辦法做到收放自如的程度,但是我選擇相信女生不用只有一種姿態,也不用為了另一個性別的批判而對自己的角色有所犧牲。畢竟犧牲就是一種矮化的心態了,何必矮化自己?

面對糗事的方法:一起來自嘲

泰屁前陣子家裡發生家庭革命,曾上演一場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戲碼。家人全員幾乎都有被安排到戲份,戲中更是賺人熱淚、一度媽媽還哭到演不出戲來。這檔戲演到現在還在繼續播映,我問泰屁說:「家裡氣氛如何?」泰屁說:「還可以啦,我跟我爸、我媽三不五時就拿那一幕出來比手畫腳重演一遍,對白也要重新講一次,整個變成我們茶餘飯後的笑話。」

雖然我無法確切了解這件事對她的家人造成多大的困擾,但是李泰屁的態度卻挺讓人覺得放心的。她應該可以到哪都是會開開心心、並且帶快樂給他人的女生。

 

李泰屁真的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女生,這在之前的文章也有略略的提到。不過今天聊著聊著,其實深深感覺得到她對朋友的關心。她總是用強勢或不耐煩的表情關心朋友,但其實可以知道她總是把我們放在心上的。所以同樣都屬於不愛參加同學會的我們,她比我多了許多可以帶來歡樂氣氛的溫暖。

 



(本篇網誌使用天空網誌匯出程式)